《期市道鸣》——期货市场的陈年往事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期市道鸣》——期货市场的陈年往事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11:35:20

序这本书是以一九九五年到二〇〇三年的国内期货市场为布景的小说。叙述了我国期货市场的开展及参与者的生长,是期货交易的出资人和期货市场的从业者的心里救赎。二〇〇九年开端写作,二〇一四年截稿。五年中忧世伤生,几度中止。看到书中所写的曩昔在今日仍旧产生,正所谓太阳下面没有新的事物。金庸借武功写情,本书借K线......

小说连载《安达街75号》之四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小说连载《安达街75号》之四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11:30:17

第4章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就是怕冷!这是我刚来研究所的第一个冬天,这是我第一个没有雪的冬天,而且下个不停!“一个月没见太阳了?!”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雨,我忍不住开始想念太阳了!想到心中的太阳,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啊……打喷嚏……”,不知从哪里打了个喷嚏。“这是感冒吗?”我开始喃喃自语。在这个......

杀姐姐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杀姐姐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10:50:34

这是一部《花千骨》同人小说,又叫《爱上杀阡陌》001、杀姐姐复苏小不点从蛮荒出来了,杀姐姐耗尽名利,瞬间变老,直面逝世。小不点抱着杀姐姐,杀姐姐那么安心的去了,可咱们我们都舍不得你,好在,好在,骨头已是妖神,她不但是妖神,她仍是这天地间最终一个神,她是女娲的后人,所以,她的一滴悲伤泪能让仁慈、夸姣、......

生活点滴:榕树下与窗前的蝴蝶(转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生活点滴:榕树下与窗前的蝴蝶(转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10:03:31

他,是一个一般的再也一般不过的校园看门人,住在大门边榕树下一间缺乏七平米的平屋里。房间寒酸矮小,昏暗湿润,摆设粗陋,一块床板、一张木桌、一条木椅、一个闹钟、一个木箱,就是他的悉数家当。他,又是一个彻里彻外的糟老头,头发杂乱,胡子拉茬,脑门爬满了蚯蚓般的皱纹,没见过他笑脸,没见过他多话,上衣、下裤、鞋......

《焚莲》 上古天神与罗刹少女的一段情事,这是很虐的古风玄幻。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焚莲》 上古天神与罗刹少女的一段情事,这是很虐的古风玄幻。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09:31:18

初来乍到的也没什么知道的人……(别装了)好吧曾经有个号在鬼话玩过,不多说了开写。这里是简介XD:都说有爱故生恨,她的恨,确实也是从爱里生出的,像是雨后的植株,长成了无比旺盛的容貌。恨着,也爱着。忘不掉他的每一个笑,忘不掉他的每一句话,在他说出本相之后回想就像是用刀子刻在心上一般,痛,也再抹不去。他是......

中国医学类杂志《内蒙古中医药》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中国医学类杂志《内蒙古中医药》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09:21:16

《内蒙古中医药》杂志投稿主管: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主办单位:内蒙古自治区中医药学会;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医学研究所国内刊:CN15-1101/R国际刊:ISSN1006-0979杂志类型:中华医学期刊-R2《内蒙古中医》创刊于1982年,是学术月刊本刊由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主办,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医药研究所承......

经年一梦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经年一梦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09:16:47

榜首章坏人白奇遇十二小时之内,坏人白奇遇坏笑着干了十二件坏事:斗牛踢羊摔打猫、殴童偷瓜捉弄嫂、打狗撵鸡拔蒜苗、跺门砸窗浪声笑。天还未黑,白家会客厅已比肩接踵,人人都摩拳擦掌着除暴安良。为一己之私,白奇遇的母亲章花如女士主意设法地赔尽了各种笑;白奇遇的爷爷白金银老头一个劲地让烟,善中着狠地说抽抽抽,有......

军阀阔少和落魄千金的风流韵事——愿意美景共良辰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军阀阔少和落魄千金的风流韵事——愿意美景共良辰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09:10:44

故事简介:季景年这一生中听过最美的情话就是许良辰眉眼弯弯的对着他说:季景年,我喜爱你!但是这样的情话他只听了一次,还来不及回味,她便一夜间消失,三年后再相见,她成了他的九姨太。他掐着她的脖子问:“许良辰你喜爱我吗?”许良辰笑,明眸善睐,倾城倾国,一如早年,唯一少了一颗心,一颗只能给他季景年的心:“喜......

我的学生时代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我的学生时代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22 08:54:12

无忧的乐土(一)人人都说,一场芳华一场梦;人人都讲,一刻千金;曩昔的故事,永久无法回头;从前的景色,永久只能回想。为此,很久曾经,我就有写点东西、思念往事的主意,但不知怎样起笔,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并且,我自认为还不具有把故事讲好的才干。可是,跟着韶光的消逝,曾根深于我脑海里的往事开端一点一点地离我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