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鄙视的崇高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被鄙视的崇高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8:01:01

崇高二字,历来为道家和全人类所推崇,但世界进步到今天,但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人鄙视这个字眼,鄙视这种行为,让人感到有些悲哀和恐惧!荆轲选择了崇高,所以敢以易水寒的嚣张,刺杀秦始皇的暴政;陶渊明选择了崇高,于是他去了“东篱下采菊,静看南山”;李白选择了崇高,所以他敢说:“能断眉弯腰为强者服务的人!......

漆年————长篇连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漆年————长篇连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7:46:36

导言北平冬天的风沙像金黄色的雪花,遮盖了全部人们的日子,氤氲在空气中有股期望的沧桑感。挽生奋力的睁开眼,看不清的窗外含糊的好像他的回想,尤其是那关于她屈指可数的相片似的片段。挽生悄悄的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永平叔叔。永平毫无表情的直视着前方轿车的挡风玻璃,挽生转过头去又看了一眼窗外,白桦树的叶子透着冰冷苍......

魔兽之后,再不网游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魔兽之后,再不网游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7:07:41

2013年10月11日,AFK魔兽世界,此生永不涉足网游。这是一种决心还是一种解脱?2006年开始玩网游,到现在才7年多。我不能说我的经历,但是我有一些经历,从冒险岛开始,跑卡丁车,破天荒,到后来腾讯的各种网游,地下城勇士,仙侠,穿越火线,QQ飞车等等。,最后一个:魔兽世界。DNF玩的时间最长,DN......

《艾海》——有家有艾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艾海》——有家有艾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6:45:26

我愿化作艾草,石磨五百遍,木捶五百遍,筛五百遍,只为给她艾灸除病。我愿化作艾草,石磨五百遍,木捶五百遍,筛五百遍,只为给她艾灸除病。我愿化作艾草,石磨五百遍,木捶五百遍,筛五百遍,只为给她艾灸除病。我愿化作艾草,石磨五百遍,木捶五百遍,筛五百遍,只为给她艾灸除病。我愿化作艾草,石磨五百遍,木捶五百遍......

论者自重——也说反贼陈炯明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论者自重——也说反贼陈炯明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6:28:14

说起自尊——还说陈炯明、秦白燕等人的中秋节,可能是在看月亮,而我的中秋节是在通宵达旦的夜班度过的。下班回到住处楼下,去超市买了一瓶饮料,突然看到一个半身像。千篇一律的长相让我想起了初三的朱大班长。仔细一看,原来是《南方都市报》,标题是“陈炯明”,副标题是“重估孙中山百年冤情”。就是这个人!好的,买来......

这是一个要进军玄幻大神的少年,在磨砺文笔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这是一个要进军玄幻大神的少年,在磨砺文笔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6:17:49

或许杂乱无章的发一些,写一些打架局面,来提早做一回热身。也不至于当真实更写的时分,不知从何着笔。或许文笔有些差,究竟我是个学生(才十五六岁。。)当然,你有休学在家,无事可干的原因。老者挥舞挙印,太灿烂了,如同是邃古天神下凡,威风众多,雷霆铺路,恐惧的一起,又带着无尽的纯洁。风闻这是下界神族的至高功法......

黑道人生第三章龙帮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黑道人生第三章龙帮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6:10:27

龙帮是龙三的父亲龙飞一手创立的,龙飞是S市人家里很穷,十八岁到B市打工,由于同村的包工头见他瘦弱常常让他干重活,还言语进犯他。由于受不了包工头的欺辱,半夜里用被子把包工头捂死,后来怕被传出去用菜刀连和包工头一个宿舍的工友也全砍死了在睡梦中,其手法极端严酷每一具尸身上最少看了十五刀。然后回到了宿舍睡觉......

缘起缘灭、一切的由来、无非惦念    而已 ! ! !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缘起缘灭、一切的由来、无非惦念 而已 ! ! !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6:08:14

晚上睡不着觉,思绪辗转反侧,旧景化为清晰泛黄的照片,像是脑海中的慢动作回放。想念阴阳异行的亲人,怀念风雨同舟的朋友,怀念似曾相识的恋人。回忆就像一把名刀割喉,珍贵而锋利。它就像一杯奔放的泉水,混杂着世界上最强的毒药,晶莹剔透,荒凉。人类是知道如何记忆的动物。当没有办法回忆起记忆时,恍惚间想到了一个词......

【推理】战争时期,女间谍爱上神探,他像长明灯,照亮她游走刀刃的人生。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推理】战争时期,女间谍爱上神探,他像长明灯,照亮她游走刀刃的人生。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2022-05-16 06:07:27

天色又暗了一些,云层逐渐靠拢,把日中还露过脸的阳光都给遮盖住了。眼下是上海的五月,雨水开端多了起来。推着平板车卖茶饼的老商贩看了看头顶愈聚愈多的云层摇摇头,拾掇了自己的东西慢吞吞地往家里走。他知道一场大雨正在酝酿。在白叟家走的这条拉多路的止境,有一处白色外墙的大宅子,占地宽广,从外面看过去,主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