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连载《醉倾风》第二篇:城阔几潇湘之聚时散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短篇连载《醉倾风》第二篇:城阔几潇湘之聚时散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bob最新官网下载(中国)有限公司
       福伯派人来请。定是关于那婚事。福伯一直认为我是美人祸水, 断不许我嫁入白家。公然, 开篇便是。各种利害关系讲尽, 无非是, 莫以我一已之害, 倾了无为城百年基业。“你进城十年, 无为城为你伤亡剑客数十人。”“城主为你伤累成疾, 日渐瘦弱。”“为使你游历神州山河, 无为城百余名剑客为你了无踪影。”“此次为救你回城, 又折我剑客六人。。。。。。。”我无言以对, 只能悉听。我又何曾不心痛。倾云为我耗尽心神, 瘦到枯骨。无为城剑客拼死相护, 埋葬剑下。可那又怎样。今朝君故我葬君, 明朝我亡谁葬我。谁又理解我的苦处。东方不是我的姓, 华裳不是我的名, 这样的劫数也不应归于我。我不过是帮人受难。与这老头讲这些都是徒然。他怎会理解, 便是倾云或许姑且不知呢。“福伯, 你想我怎样做?”最多不嫁, 正合我意。“明晨之前, 脱离无为城。”脱离?我冷笑。如此何必接我回来。明晨之前。“明晨之后, 倾云就回来了吧?”我理解的, 他们不会让我比及他回来。他们会杀我, 一如三年前。“方姑娘若不能脱离, 休怪老奴不敬了。”他悄悄含首, 藏了多少阴险。所谓美人, 成则知已, 败则祸水。此一去, 必是天上人间。出了这城, 多少刀剑在等着我。得我可平全国呢。他们或不杀我, 但为了得平全国这法, 必叫我生不如死。倒不如死了的好。“福伯, 你怎么知道倾云娶我不是为争这全国呢?”公然, 福伯仰头, 一脸惊惶, 半天无语。我的笑意由冷变暖, 温文如他的主人。想要杀我, 他还得酌量。究竟方华裳死不足惜, 可若丢了全国是要抱憾终生的。他福伯担不起的。无为城百余名剑客, 伤亡是为我;拼一城存亡, 娶我一女子, 如此奢侈, 只为满足一段情缘?全国谁会信呢?至少我是不信!回身脱离。留福伯一人云思量, 情与全国, 杀与不杀, 谁舍谁收。秋风里, 竟不知何去何从。若大的全国, 无我容身之处。当年若不是贪恋这锦衣华服, 儒雅令郎, 境遇当与今天不同。人间事, 你即得了, 就必要付出代价。我若仍是那乞儿, 又怎会有这许多的劫难。当然也无儒雅令郎。锦衣华服, 我不希罕!无论怎样结局, 我只求再会他一面。我是不甘心的。往宜园去, 路过前厅。家丁还在安置喜堂。不忍停步。行色匆匆时, 与人相撞。昂首, 却是百里。我心底高兴, 百里在此, 倾云应该不会太远。“华裳姐姐, 我正寻你呢。”她眉眼冷清, 语意淡漠。这些我都不介怀, 她寻我必是因着倾云。我回她一笑, 相同的严寒。心底却早已潮流暗涌。“送您回宜园吧。咱们边走边聊。”她侧身与我并行, 由不得我说不。百里不是一般的奴婢。她是自豪的, 冷酷的。唯有在倾云面前, 才见她低眉顺目, 温顺谦卑。她也是仅有能够佩剑入宜园的人。她若与福伯同心, 杀我, 一挥而就。偏巧, 她又不高兴我。因着倾云的原因。我相同的不高兴她。我说过无为城里有两个人是我不喜欢的。“华裳姐姐有三年未见城主了吧。”她问。我淡淡浅笑允许, 回问:“他可好?”心已担忧, 万不能欠好。他若有意外, 我将万劫不复!“华裳姐姐认为呢?”她的答复全在我意料之外。冷眼看她, 倒也没多少惊讶。这样的小心计, 我是不屑的。“你应该知道倾云在哪里。”何必与她斡旋, 她的心思, 我一眼看穿。“华裳姐姐是知道的”她从容不迫, “我和福伯相同, 都不想你嫁给城主。”公然, 事事如我所料。我敛目瞄了眼她手中的宝剑。那一招一式, 得自倾云亲传, 原本是为维护我的, 今天, 怕是要用来杀我。“但你定心, ”她好像也看穿了我的心思, 有些满意, “我不会杀你。”袖间紧握的拳头, 逐渐松开。她是他的贴身侍女,

她理解他的每一寸心思, 天然理解我的价值。倾云真要拿我去博全国吗?他知不知道我本不姓东方。“你若死了, 令郎会悲伤。怕也活不持久。
       ”她竟黯然。我莫衷一是, 却在心底苦笑。他会悲伤?“姐姐可还记住, 三年前, 令郎曾问你, 这终身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当然记住, 那是我十六岁生日时, 他与我做得游戏。那日今后我开端三年的漂泊。他要咱们以书画来表达这终身的最愿。那时, 我整天不离宜园, 他又不常来, 日子过得寂寥,

唯愿有朝一日, 策马远行, 游神州山河。所以就画了山水, 题了一行字――万里江山踏歌行。百里帮咱们交换了画卷。他的画是一纸空白, 一个墨点都没有。我闷想了一夜, 不明所以。第二日, 他找到我, 只讲了一句话:车已备好, 你走吧。我转过身去, 泪已成行。他倒底仍是厌恶了。我出城去, 他送我到城门, 再不愿多行一步。
       那一刻, 我的心碎了一地, 片片滴血。上了马车, 赫然发现欣喜若狂的小楼, “哥哥要我照料你。”我不再信, 他一个孩子, 谁照料谁呢。我断了全部念想, 一路踏歌而行。
       经常笑到流泪。小楼愣愣地看我。百里递过一个画卷, “姐姐, 这才是当年令郎所作。那空的纸是我调了包。”愣愣地看她,

接过画卷, 打开, 是当年的我。乌发白衣, 一点红唇, 眉似新月, 眸若秋潭, 回视流通, 掩不住的高兴。曾何时, 我也有过这样的灵巧娇媚。那时, 他是宠我的。画上有八个字, 一看便知, 是倾云的笔迹――执子之手, 与子携老。泪滴在画上, 我竟不知。是真的心痛, 为他。万里江山踏歌行。为满足我, 他忍了痛, 逆来顺受。倾尽一城之力, 陪我行万里江山。三年里, 他要担多少磨难。“他在哪里?”我央求百里。“明日回城。”我摇头, 心底苦涩。是否能够活到明日。画卷递回去, 想说此生无憾, 又岂会无憾。原认为只需得他真意怜惜, 哪怕一日, 亦知足了。可现在, 是想这样的眷顾可否终身。转过身去, 泪一滴一滴落。悄悄乞求, “百里, 我不能死在福伯剑下。”百里应了声, “我理解。”她怎么理解, 她认为我是为倾云, 贪这顷刻安生。即使注定是死, 也不能在今夜。因今夜这城太寂寥。无为城, 宜园, 听月小轩。月大而明亮清明。这样的夜, 伏了多少刀剑, 我是清楚的。百里在清竹林。
       小楼守在听月小轩。一直在问, “发生了什么事?大哥呢?”我几回昂首看他, 千丝万缕不知该从何说起。他本该无忧。倾云担了全部的事, 给他安静的城, 洁净的天。他认为江湖不过是各样人, 遇见了, 扯出爱恨情仇, 风云变幻, 逐渐成了传说。他不理解, 人心才是江湖, 枪林弹雨, 千般阴险, 是藏在人心。祸事争端也都起自人心。像他这样简略的人, 怎么理解。倾云将他藏得太深。“小楼”我低低唤他。他手按剑上, 昂首看我。总要有人照料倾云, 我若死了…….话到嘴边, 仍是换了浅笑, 算了, 仍是要倾云照料他吧。他怎么担得起……“帮我拿琴来, 好吗?”他乖乖地捧琴。三更时,

有剑啸。在清竹林。扰了琴声, 扰不动心思。这样的撕杀, 全在我意料之中。已如了愿, 唯有静待天明。何必费神。撕杀与我无关。杀我的非与我有仇, 是与倾云有义。护我的也非与我有恩, 是与倾云有情。随他们撕杀去吧。又不会死人。我要的仅仅同归于尽。小楼喝了我的茶, 早已昏睡曩昔。唯有他, 仗剑是为我的。东方泛白, 今天倾云归来。万幸, 我还活着。小楼醒来, 问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淡淡地笑, 从何时起, 我已不再需求他的维护。我学会了借力打力, 借剑杀人。“知道, 昨晚谁要杀我吗?”“莫非又是福伯?”他眉头皱起, 又是气恼, 又是无法, 像极了倾云。我允许, “已被百里拦下, 仅仅。。。。。。。”我半吐半吞。“他还会再来, 是吗?”我允许。“那该怎么办呢?”他不会说出杀了他或废他武功这样的话。他心地善良, 同他哥哥相同。我也不是想要那样成果。“要是他们失了武功, 就好了。”“能够吗?”当然能够。就像使小楼喝了茶就能睡去那样。江湖有许多陈旧的药方, 有一种是能够使人一时失了功力的。我教给小楼该怎么做。他为我是什么都肯做的, 且不问剩余的话。工作的开展都顺了我的意。只差倾云。直到丫环推门而入, 漫眼红绸, 珠钗玉饰。不觉呆住。夏荷唤我, “方姑娘, 嫁衣做好了, 请您试穿, 有不合适的, 再送去修正。”我无言, 因有泪哽在咽喉。何曾不想执子之手, 与子携老。由着丫环们耍弄, 嫁衣加身。没有半点不合适。我从她们眼里看见惊羡, 美赞的神态。我也笑了。福伯说我, 祸至倾城。倾人城者, 岂是寻常。丫环们拍案叫绝“城主年少时就说过, 定要娶天一榜首美人为妻, 果不其然。”“方姐姐, 但是一笑倾人城, 再笑倾人国呢。”“不枉城主良苦用心, 亲身督制, 瞧这裁剪, 分毫不差。方姐姐这身形, 怕是嵌在城主的心里呢。”“正是正是, 城主差我送来时, 信心百倍, 可没提半个改字。”是倾云差人送来的嫁衣, 他回城了?“夏荷, 城主回城了。”“方姐姐还不知道呢, 城主刚到贵寓, 在前厅招待几位客人, 差咱们把嫁衣送来, 他。。。。。。”夏荷被我抛在死后, 奔出听月轩。绕过曲廊幽径, 从未觉这段路如此弯曲绵长。红裙飘动, 如我的怀念, 火热, 飘摇。上了吟水桥, 我飘动的红裙, 连同怀念, 戛然而止。是小楼, 还有他的剑。突然警醒, 不应让他出这园子的。我手扶凭栏, 竭力调整短促的呼吸, 眼望他一脸肝火, 眼中有转瞬即逝的冷艳。“你好美。”他悄悄吐出三个字, 尚有几分往日的温顺。“小楼。。。。。。。”“本来, 他们说的是真的。”他气愤有掩不住的冤枉, 脱不了的稚气。“全国人都知道了, 只需我还傻傻地盼你回来。。。。。。。”他竟声响呜咽, 眼睫晶亮。我走上前, 拭了他的泪, “小楼, 姐姐。。。。。”“闭嘴!”我被重重挥开, 跌倚在栏处。“你是方小华!你不是姐姐!是方小华, 方小华。。。。。。”被他这一喊, 没由来的烦燥, 不觉也肝火满腔。我恨恨地瞪着他, 一言不发。他见我不争论, 也安静下来。问我, “你是不是真的要嫁给哥哥。”我仅仅看他, 仍旧无言。他握剑的手在哆嗦。他从来固执妄为, 我不知道我的答复会引起怎样结局。“是不是?!”他一声厉喝, 惊得我浑身一颤。信口开河, “是”悔时已晚。其实, 是与不是, 都将荡然无存。何必伤了他, 又陷我于危地。脚下是千丈深潭, 头顶是吟水桥。我被悬在水岸之间。还有白小楼。他左手抓着桥栏, 右手抓着我。随意他铺开哪一边, 潭底的无为剑都不再孤寂。他的主意倒也简略, 要者, 与他浪迹天涯, 要者, 与他埋葬潭底。我能够浪迹天涯, 也能够埋葬潭底。他却不能够。“方小华, 你再不容许, 我就甩手了。”他确实固执。泪从我眼角滑落, 我是真想从此掉落, 永无声气。一如三年前, 全神贯注脱离, 绝无顾虑。他甩手, 不如我甩手。指尖与指尖相遇, 我的冰凉滑过他的温暖, 瞬间, 即逝。我尽力浅笑, 想让他理解, 我之将往, 无关君过。但是, 我却看见, 他, 如叶般下跌。能够想见他的哀伤幽怨。还有个人, 如鹤掠水, 白影平飞。如此了解, 如此亲热。他拥我入怀, 又顺手拉起小楼, 旋身回到桥上。还陷在他怀里, 贪恋这样的温度, 贪恋这顷刻的慈祥。惟有倾云, 肯容我, 不与我计较, 各样呵护。白小楼, 剑起, 指进倾云咽喉。我挺身护住倾云。“方小华, 你乐意为他死?”白小楼的剑抵在喉处。无论是与否, 只需我说话, 嗓子即被划破。“小楼, 猖狂!”倾云显然是气愤了, 他素日宠着小楼, 好像宠我, 任怎样捣乱, 也绝不大声呵斥。“华裳, 回听月轩。”我被倾云拉到死后。“方小华, 站到我这边来。”白小楼的剑还擎在手里。倾云回头看我。我看见他蹙眉,

理解他的不悦。这般添乱, 必是不耐烦了吧。唯有脱离。我转过身去, 听见小楼的剑在风中飞旋。“方小华, 你再向前一步, 我就杀了他。”我僵在原地, 去也不是,

驻也不是。我知道, 他万万不会伤倾云。仅仅怎么抚慰他, 怎么断了他的念想。我回过身, 望着小楼, 浅笑, “小楼, 你放下剑, 我和你走。”我一步步走向他身边, 他公然惊喜, 余下的话, 我简直不忍道出。
       毕竟, 绝决如我, “只需你不伤倾云, 我可认为你做任何事。”我可认为倾云死, 亦可认为倾云生。公然, 他的笑脸僵住, 剑在风中泣吟。他嘴角抽动几下, 却终是未言。哀, 哽在喉。他收了剑, 却收不了泪。我想他必痛至心肠, 不然, 何至铮铮少年, 泪湿衣衫。他也必恨极了我。想他无为城二令郎, 身份多么显贵, 文智过人, 又剑法异常, 如此少年, 多么自豪, 全国人, 谁能伤他。今天, 却被华裳伤至亲信。而全部绝非我意。我说过, 从一开端, 就没有一件事是我乐意的。他总算仍是脱离。自此, 再未回无为城。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