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结,株洲市投资环境何其糟

官商勾结,株洲市投资环境何其糟

2022-05-17 04:56:08

中共株洲市委株州市人民政府:2007年9月湘潭县国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响应株洲市委市政府号召,积极招商引资,建设“新型株洲”,并与株洲芙蓉置业有限公司合作,投入巨资对石峰区清水路相泥6号楼、竹山农贸市场、三七云。株洲汇煌拆迁办公室负责拆迁工作,利用国发公司的投资,安置了湘氮六楼危房24户(其中货币拆......

砼者 来自一个农民工的内心

砼者 来自一个农民工的内心

2022-05-17 04:41:51

火烈的太阳汗流浃背,湿透了衣服和裤子。国王的土地是一座豪宅。我知道混凝土人的心躺在铁棚里。蚊子咬老鼠。羞辱了我在神官工地打工,才发现,你在办公室里享受空调的时候,我们正顶着烈日干活,脸上的汗水如雨点般倾泻而下,大家都快要受苦了从中暑。他们经常受到世界的歧视和排斥。他们为了赚钱买东西而斗争,他们杀了他......

砼者 来自一个农民工的内心

砼者 来自一个农民工的内心

2022-05-17 04:37:39

火日挥用力汗淋脏衣裤君临豪宅宿可知砼者心砼者卧铁棚蚊叮鼠共枕群楼连上天却无半手掌砼者穿街行行人岐远避憨手购物去高价买回辱我在深莞工地干活,身心体会到,当你们在办公室享用空调时,咱们在烈日下干活,脸上的汗如雨淋直流,人都快中暑。常常遭到世人的岐视和排挤,争到点钱去买东西,由于看到是民工就猛宰,一瓶汽水......

遭遇流氓公司,欠工资不给,把公司告到法院,此公司居然找民工上门恐吓

遭遇流氓公司,欠工资不给,把公司告到法院,此公司居然找民工上门恐吓

2022-05-17 04:28:33

去年2月加入爱美特(北京)服饰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一直拖欠员工的工资。12月底,因为公司拖欠工资两个月,社保还没交,我把公司告到劳动局。.噩梦开始了。公司人员居然找了一群农民工,天天上门闹事。他们专门看我们不在家的时候,给他们戴上花圈,在窃贼的门上抹泥,然后报警,让我们找证据证明。谁做的都可以处理。还......

没有职业道德苏宁电器没有职业道德

没有职业道德苏宁电器没有职业道德

2022-05-17 04:15:35

2011年,0806在上海苏宁电器购买了戴尔笔记本凌越14英寸型号4050。首先,苏宁这样的大型家电连锁店的实力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了解戴尔的人都知道,戴尔电脑自购买之日起享有至少一年的下一工作日免费上门保修售后服务。到了苏宁之后,我挑了一个。当时的价格是4349.00。最后,他们告诉我苏宁公司有多大......

揭露广西贵港教师调动的黑幕

揭露广西贵港教师调动的黑幕

2022-05-17 04:15:12

记者你好:我这儿是广西贵港市,这些年这儿一向存在这样的现象,8月底这几天教师队伍要调动了,个个都跃跃欲试,在人满为患的城区校园还要不断往里塞,乡村校园现已变空城,很多校园没有教师上课。这些塞进城区去的不是领导亲属便是官太太,而那些没有关系的教师只能靠边站。贵港现在只要一两所新建的校园揭露招聘教师,其......

冠心病支架手术后复发

冠心病支架手术后复发

2022-05-17 03:51:30

前段时分我很倒运,遇到许多烦心的事儿,一则是公司事务遇到了费事,二则是由于女儿早恋多方劝慰教训无果,三则是我妈的冠心病如同又犯了。前几年她做了一次支架手术,其时做的还算成功,术后康复的不错,可这没几年又复发了,并且这次如同愈加严峻,所以我想知道冠心病支架手术后复发该怎样办?还要在做一次吗?说起来我妈......

是受害人家无理乱诉?还是两级法院枉法裁判?人们期待省高级法院的公正裁判!

是受害人家无理乱诉?还是两级法院枉法裁判?人们期待省高级法院的公正裁判!

2022-05-17 03:41:12

申请人(原审上诉人,终审重述)孙庆川(被害人孙平辉的父亲)男,1952年10月20日出生,福建省惠安县人,公民身份证350521195210203036,汉族,小学文化,石工,家住县张坂镇玉田村普塘惠安139号。申请人(原审上诉人,重申终审报告)李希祥(被害人孙平惠的母亲),女儿,1954年4月10......

救命失去自由

救命失去自由

2022-05-17 03:36:19

黑龙江省桦南县政府公安局保护黑恶势力,杀人灭口,致全家和亲人残疾,依法维权,遭到冲击报复,并吞残疾人赔偿金,掠夺资产伪造证据,强奸聋哑人,不合法关押,光天化日之下公安局长带领属下开警车,砸大门闯入残疾人家损伤老少三代……至今,数次损伤案没有解决完罪犯逍遥法外;2012年7月1日上午,残疾夫妻在北京南......

车站帮助迷失孩子找妈妈[已扎口]

车站帮助迷失孩子找妈妈[已扎口]

2022-05-17 03:27:41

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嘉峪关开往兰州的T9206次列车抵达张掖市火车站。当下车的旅客悉数出站后,客运员马静像平常相同,及时锁闭了出站大门并开端整理站台。遽然,从车站候车风雨棚的台柱后边传来小孩儿的哭声。马静急忙走过去,只见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坐在台柱反面的水泥地上,一个劲儿地哭喊着:“妈妈,妈妈,我......